羽姬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16

小短片!


关于神性


神性可以说是一个非常神奇的东西了。


那么它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神性吗……"恩奇都摸了摸下巴,想了想,"我最初创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克制半神的吉尔伽美什,可以说我是一种概念武装一样的存在吧,每个世界对于神性的定义是不一样的,但是……"


"而恩奇都作为概念武装来说,对神性这一点是不变的?"鼬抢先答到。


"是的,所以,可以说,神性是一种概念性的东西,所以才能被针对。你们宇智波一组之所以能被我针对恐怕是因为你们的眼睛和某些传说什么的有联系吧,不与其说是联系,倒不如说是……"


"有血缘。"


"嗯。"恩奇都摸了摸鼬的脑袋,"是的,那么,你们这边有什么被认为是神一样存在吗?最初可能是普通人,但是却被慢慢作为传说流传了下来什么的。"


"是六道仙人!那么……"


"恐怕写轮眼的起源是他吧。"


"噗,怎么了?"恩奇都忍不住笑了。


"不,没什么……"


"是么?"


"是的。"


关于鸣人


对于恩奇都来说,最初是因为水门的请求。


但是后来呢?


是啊,后来呢?


"后来啊……不知道啊……"


"诶?!怎么可能不知道啦!"鸣人不满的嘟起嘴。


"抱歉啊,鸣人,因为,我不懂啊……不过,虽然被叫哥哥,但是更像是……儿子?"


"……"


"噗哈哈哈哈,好了,其实大概就和别的幼崽有一点点不太一样吧?"


"……"


"嗯……大概是因为是自己养大的吧?"


"……这算什么啊……"


关于恩奇都和吉尔伽美什


最初的最初开始,恩奇都就已经和吉尔伽美什绑定在了一起。


众神创造了吉尔伽美什来治理乌鲁克,想要神秘的延续。然后,吉尔伽美什却看不起众神,他会斩断神与人的联系。既是因为人民哭诉于吉尔伽美什的暴政又因为神秘的消失的未来,像创造出吉尔伽美什一样,众神再次创造出了恩奇都——神的半身,也是天之锁,为了锁住神与人的联系的天之契——吉尔伽美什。


"我的一切都是从吉尔伽美什开始的。"诞生也好,力量也好,后来的生活和死亡,所有的一切都由吉尔伽美什而起也因吉尔伽美什而终。

"不怨恨吗?"水门如此问了。


"不,一点也不,能遇见他,我已经……非常,好运了啊……"是的,我已经非常好运了,能遇见吉尔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足够幸运了,所以没什么好抱怨或者怨恨的,哪怕死亡的原因是因为……只是……让吉尔这么难过失态的哭泣……啊啊,那一定是……非常孤独的王之路啊……唯有这一点,让我……


"是么……"水门惆怅的叹息了一声,却并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


金色的阳光撒在恩奇都的身上,他看见恩奇都倚在窗边,看向了天空。


是啊……能够相遇就已经……足够好运啊……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15

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对尚且年幼无力的他们而言,这是难以超越的强大。


佐助拿起了苦无,忍不住给自己来一刀,希望疼痛能摆脱这种感觉。

却被卡卡西握住了手,"放心吧,"卡卡西露出的一只眼睛弯了起来,像是在表达笑意,"我绝对不会让同伴死去的!"


结实宽厚的背影给予了三个孩子安全感。


一只手缓缓把护额推上额头,露出了另一只眼睛。


"写轮眼!开什么玩笑!卡卡西,这是怎么回事啊!"


"是啊!为什么卡卡西三三会有佐助家里的血续?!"


"这个之后再告诉你们,你们!保护好委托人!"


虽然有很多疑问,但是三小只还是知道以任务为重,保护起了委托人。


而卡卡西则与再不斩缠斗了起来。


"嘛,虽然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不太好,但是我还是先说清楚吧。"恩奇都笑眯眯的站在一边,"我只是随行人员,所以,保护纳兹达并不是我的任务,我只会保护你们的安全哦,鸣人。"


"恩奇都哥哥?"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


"如果需要我的帮助的话,你至少得付B级任务的钱。"


"等等,恩奇都哥哥!"


"鸣人,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但是这就是规则啊。木叶因为谎报任务等级的事情已经损失了很多人力和财力,所以,这次是一次警告啊。"


"什么啊,内讧?这可真是……!"斩首大刀横劈了过来,却被锁链挡住,"真是的……至少让我好好说完话啊……所以,我不会参与战斗的!这种事情得靠你们自己的力量解决!"


『真是辛苦你了啊,恩奇都……』卡卡西瞪着死鱼眼接下了再不斩的一击,掉进了水里,却发现不太对劲,想逃走的时候却已经晚了。


"卡卡西三三!"(×3)


"嚯?哪怕这样你也不出手吗?恩奇都。"


"啊,我不会出手的。"


"鸣人,佐助,小樱!你们快带着委托人逃走!水牢术在施展的时候是本体无法离开的!"


"哼,这种程度的小鬼,区区分身就能搞定了。"


"怎么办呢?要逃走吗?鸣人,佐助,小樱。"


"逃,逃走吧,我们打不过他!"小樱有点退却之意。


"可恶!卡卡西三三在说什么丧气话啊!"


"如果打不倒他的话……我怎么能超越尼桑!"


"团队合作……佐助,我有一个主意。"


"……"


"我知道了。小樱,保护好委托人,鸣人,要上了!"


"哦!多重影分身之术!"


"这是……原来如此,漂亮的反转啊。"


被鸣人佐助一起救出的卡卡西再次站到了学生的面前。


"干的漂亮,接下来就交给我了。再不斩,做好觉悟吧!"


"什么!不可能!难道……"


"难道我能看到你的想法,不,再不斩,我看到的……是你的死相!水龙弹之术!"


"可恶!水龙弹之术!"


两只水龙从水面跃起,互相缠斗起来,再不斩被冲到了树下。突然两只千本射中了再不斩的脖子。


"!"


"……死了?"恩奇都微微皱起眉。


"辛苦你们了,我是雾影的暗部,一直在寻找杀掉他的机会。尸体我就带走了,这具尸体上面有太多的秘密了。"带着面具的少年架起比他高大了许多的再不斩走了。


"卡卡西三三!这……!"


"好了,鸣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比你年龄小却比你更厉害的人,没什么不公平。"


"……我知道了……"


"那么,任务继续吧……"话音未落却是卡卡西倒下的身体。


"卡卡西三三!"


"三三!"


"卡卡西!"


"卡卡西?"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14

"就是这样,水门说,恩奇都一直都在做任务,想趁机让他放松一下,就是这样的理由,所以,恩奇都和我们一起走。"卡卡西瞪着死鱼眼,面无表情的说了官方发布的话。


"请多指教~"恩奇都挥了挥手,走了过来,"人都齐了啊,那我们就出发吧。"


"哦!"鸣人忍不住发出了欢呼。


"鸣人还是第一次出木叶吧。"


"嗯嗯!"


"噗,那,好好看看吧,外面的世界。"


"那个……恩奇都哥哥?"


"怎么了?佐助?"


佐助指着恩奇都身边不说话。卡卡西拍了拍佐助的肩,"习惯就好……"话语间透露着沧桑。


佐助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他一直都这样?"


"是啊……"


"啪嗒!"恩奇都一脚踩水里……『真奇怪~明明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啊……那么,敌人么……呵呵,变得有趣起来了呢~』


身后,两名雨忍,瞬间暴起


"!"卡卡西在反应过来前就被干掉了。


恩奇都眯了眯眼,原来如此~非常配合的被干掉了……


然后轻巧的躲在了卡卡西身后。


"那个是?"


"土做的分身。"


眼看三个小孩快不行了,恩奇都和卡卡西才一人一个拿下了敌人。


"恩奇都哥哥!卡卡西三三!"鸣人叫了出声,"太好了……"


"那么,纳兹达桑,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嗯?委·托·人!"


好可怕,是什么给了我勇气认为这个绿发白衣的少年很好相处!


然后纳兹达就把什么都招了,并且破罐子破摔的以死相逼,希望能继续任务。


当然卡卡西也在鸣人他们的请求下同意了。


然后恩奇都悄悄凑到卡卡西身边,说,"卡卡西,我们去打劫卡多吧!"


"……!"卡卡西懵逼……"什么?"


"我说,我们去打劫卡多吧!"话语中是难以隐藏的兴奋,"反正木叶现在缺钱!"


卡卡西……恩奇都你什么情况,我怎么觉得你有一种熟练工的感觉!


"没有的事情~"恩奇都笑着回答了卡卡西的内心疑问,"内心已经震惊的全部都写在脸上咯,卡卡西。"


"啊……嗯……打劫什么的,恩奇都,我就不去了……"


"是么?那可真遗憾啊。"


完完全全看不出来你有什么遗憾的样子……


"麻麻~其实我本来就打算一个人去的,看到卡卡西发呆就突然想问问看~反正你应该是没空去的了,因为——"


敌人来了!


"全员趴下!"卡卡西扑过去保护没有反应过来的委托人。


一把大刀飞来,擦着头顶过去。一个高大的人影立在了上面。


"桃地……再不斩!"


“原来如此,果然是你吗?鬼人桃地再不斩。”恩奇都不紧不慢的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尘土。


“你是……那个突然出现在S级赏悬上面,完成了众多S级及S级以上的恩奇都么!”


“呵呵~”


“还有copy忍者旗木卡卡西么,难怪那两个兄弟会没有回来,原来是因为有你们在,这可真是……”再不斩笑了起来,“还带着一群小菜鸟,看来明显是我占优势啊,不好意思!可以把那个老头交给我吗,那是我的任务目标!”


“抱歉,这可不行,比较是我们的委托人呢~”卡卡西的眼神犀利了起来。


“看来交易失败啊,那么……雾隐之术!”


“撒,选择吧!七个要害,想要被捅哪个呢?”再不斩恶意的低语从四面八方传来夹杂着毫不掩饰的杀气。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13



鸣人要毕业了!


"鸣人,要毕业了啊……时间过的真快啊……"恩奇都不禁如此感叹。


"是啊……居然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啊……鸣人,有成为一名优秀的忍者吗……"玖辛奈,你看到了吗?我们的孩子已经是一名忍者了。水门看着玖辛奈的照片,笑而不语,神情温柔。


不禁让恩奇都想起了吉尔伽美什,啊啊,有时也会有这样的神情呢,吉尔……


鸣人回家看到的就是爸爸看着照片里面的妈妈笑而不语,而恩奇都哥哥则看着远方一片虚无的天空,神色温柔,像是想起了什么高兴的事,又突然勾起唇角笑了。


看的鸣人都不敢和他们说话了。现在好像不太好打扰他们啊……


"鸣人回来了啊。"最先和鸣人说话的是水门,其实水门早就注意到了……恩奇都更早,就是有点不想回答。恩奇都手一抬,一只小鸟停在了手指上。"欢迎回家,鸣人。"恩奇都转过身,笑眯眯的和鸣人说话,一如既往的样子。


"嗯!我回来了!爸爸,恩奇都哥哥!"


"明天考试,加油,我会来接你的。"


"嗯!"


考试当天


没有过……


是的!没有过!


然而并不是因为不会,而是因为水门的暗箱操作……


你说什么?大蛇丸确确实实没有叛村,所以这次要捉的并不是蛇叔的疯狂小粉丝,而是……打算晓的水木,是的没错,还是他……


(水木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他还是一个要死的角色,水木都要哭了……嘤嘤嘤)


好的吧,反正大概和原著一样的剧情,恩奇都在睡觉没他什么事,就跳过吧,唯一不同的就是鸣人演技upup骗过了伊鲁卡三三和水木……


以上,感谢大家收看火影忍者的正剧开始预告报道……


好吧,我正经一点,鸣人确确实实是通过了毕业考试。在水门的教导指引下,鸣人的分身术确实不像之前那样苦手了,三次权衡之后,水门决定把影分身交给鸣人,因为拥有大量查克拉的鸣人,完完全全可以放心使用。


而那天晚上恩奇都也确确实实并没有参加。


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鸣人啊。"恩奇都是这么回答的,"鸣人已经长大了,他可是你的儿子啊,水门,多多少少为他自豪吧,像一个父亲那样……"大概就是这样。


毕业分班,水门考虑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把鸣人交给卡卡西,"鸣人的话,肯定能做到的!"水门这么说着,脸上笑得很自豪,温柔,像恩奇都说的一样,真的为自己的儿子自豪,像一个普通的父亲一样。


当然是通过了,虽然过程有一点点曲折……


"辛苦了,鸣人,佐助还有小樱。"恩奇都摸了摸鸣人的头,笑着向三人组祝贺,"卡卡西也真是的,明明很满意他们三个的吧~"


"嗨嗨~"卡卡西无奈附和,反对只会被恩奇都绑起来,这点卡卡西已经深受其害了……


成为了下忍以后日子依旧很无聊……


鸣人每天不停的重复着D级任务,恩奇都依旧天天ABS级任务……


"差不多也该忍不住了吧~"恩奇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坐在了火影办公室。


"爸爸!给我更加高级的任务!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果然如此……


"嗨嗨,我知道了,就猜到你们已经忍不住了,这里刚好有一个C级任务,就交给你们吧。要护送一个人去波之国。"


"是谁?!大名?公主?"


"那是B~A级的任务啦,鸣人。"恩奇都毫不留情的打破了鸣人的幻想。


"造桥达人,纳兹达。"


"堵上性命来保护我吧!"


水门和恩奇都顿时意识到不对劲,看了看对方,点了点头。


"那么,任务愉快,大家快点回家准备一下东西吧,卡卡西留下一下,纳兹达先生先去隔壁坐等一下吧。"


"他们都走了。"过了一会,恩奇都如此回答,"放心,隔音也做好了。"


"长话短说,那个委托人,肯定谎报了任务等级。"恩奇都一脸肯定。


"啊,恩奇都的感觉应该没有错……"水门撑着头,叹了口气,"恩奇都跟着去吧……"


"嗨,我知道了~那么还有什么问题吗?"


"算了……"水门挥了挥手,"唉……"长叹一口气,"怎么老有人谎报任务等级啊……"


今天的火影依旧在为任务等级被谎报而伤神。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12

依旧是小短片!


关于天之锁


恩奇都是由神创造的兵器,被诸神称为"天之锁"目的是为了让恩奇都作为锁链绑住身为"天之锲"的吉尔伽美什,而恩奇都脖子上的锁链则是有女神孙宁赐予,但是吉尔伽美什也同样拥有一样的锁链,亦被称为"天之锁",和女神孙宁赐予的不同。


吉尔伽美什的"天之锁"是人造兵器,由吉尔伽美什使用则拥有了神性,能捕捉拥有神性的神或人,成为了对神性的宝具。


但是在火影的世界里面,"天之锁"就变成了普通的锁链,因为……和还处于神代的乌鲁克不一样,这个时代神明与神秘早已经消失,神所遗留下来最后一点点神性也属于犹如一根丝线般稀少。


"不过,如果只是因为这样就降低战斗力,我也不配做神造兵器,天之锁了。"恩奇都这样说着,再一次完成了一个S级任务。


关于固有技能


恩奇都本身便是由泥土创造的,他就是自然特别的一部分,所以他存在本身便是极为受自然的一切喜爱的。


这就导致了一些非常神奇的事情发生。尤其是在这个动物都能成精的火影世界。


只要可以,通灵界的都不想和他敌对。


如果不得不对上,那么,躺着乖乖挨打……


所以大蛇丸的蛇,拿恩奇都一点办法也没有。


恩奇都赤脚走在土地上从来都没有受伤或者沾染上尘土,因为土地会自动保护他。


关于那个叫吉尔伽美什的男人


对于恩奇都来说,吉尔伽美什是特别的存在。


他的存在本身就是恩奇都存在的理由。


恩奇都的灵魂是吉尔伽美什给予的,恩奇都的很多很多第一次都是和吉尔伽美什一起完成的。


吉尔伽美什亲自承认过恩奇都,然后亲手为恩奇都画上了神纹。是非常好看的金色,是吉尔伽美什亲手为恩奇都调制的。


在刚刚来到火影世界的时候,恩奇都曾经一个在镜子面前偷偷变成了吉尔伽美什的样子,学着吉尔伽美什说,"区区杂修,根本不值得本王出手。"说完自己就笑了,像吉尔伽美什一样发出了,"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扰民笑声。


之后第二天收到了邻居的扰民投诉……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11

小短片


小日常    关于鸣人和恩奇都的二三事


关于洗澡


恩奇都对于洗澡这件事情,其实一点也不会,以前在乌鲁克的时候,都是和吉尔伽美什一起有佣人服侍着洗的。


第一次洗澡还是在幼年期的卡卡西的帮助下洗完的,在鸣人出生的时候,也勉勉强强能自己洗澡了。


那么,鸣人出生后,恩奇都面对的第一个问题不是尿布奶粉,而是……应该怎么给小鸣人洗澡?恩奇都对此陷入了沉思。


最后在鸣人一岁前都是各种有空的,家务不错的暗部给他洗的澡。


关于做饭


同洗澡一样恩奇都也不会做饭……


理由同上……


在鸣人还只吃奶粉的时候倒还好,可是,在小鸣人过了吃奶粉的时期开始需要吃辅食的时候,恩奇都开始烦恼了起来……

恩奇都,不会做饭……

任何料理都不会……

哪怕是野外生存必须的烧烤,虽然说这个即使他会,小鸣人也不能吃啊……


恩奇都撸起袖子,开始了第一次进厨房……


然后……


厨房炸了……


最后还是去美琴妈妈那边开始学习了做饭……


恩奇都的学习努力还算可以,虽然是神造兵器却只拥有与吉尔伽美什相抗衡的能力,其他的,神根本没有赋予他,他的灵魂与智慧,都是由那位神妓教给他的……


可惜了……恩奇都如此叹息,那位神妓早已去世了,在恩奇都生前……


那是一个在恩奇都最初的最初,第一个遇到的人,给恩奇都的灵魂留下一模浓重色彩的人,就连恩奇都现在姿态,都是为了感谢她而一直维持的。


恩奇都一边怀念着自己最初的形态一边走进了厨房……烧菜。


关于鞋子


在乌鲁克的时候吉尔伽美什也是勉勉强强说服恩奇都穿上了衣服,却止步于鞋子。


因为恩奇都需要靠双脚沟通大地,然后战斗。


如果穿上鞋子就会出现,想要打架的时候,恩奇都伸手做一个停下,等等,让我脱个鞋子……


一点点打架的兴致也没有了……


而且恩奇都也不喜欢穿鞋子就是了……


并且吉尔伽美什也常常纵容他这样的习惯……


所以,不穿鞋子这一点到了火影的世界也没有改变……


这就常常出现了,恩奇都走在路上,就有人跑了过来,

‘恩奇都桑,不穿鞋子吗?’

‘为什么?不会脚疼吗?’

之类的问题问了一遍又一遍……

但是他还是不穿就是了……


后来问这些问题的人就变成了鸣人这一代了……


不过恩奇都还是依旧不穿鞋子,和恩奇都对上的敌人也常常一脸懵逼,

‘为什么我的对手不穿鞋子!’然后拼命攻击恩奇都的脚下,好叫他受伤……


然而……


并没有什么用……


脚下是恩奇都被大地保护的最好的地方呢~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10

恩奇都喜欢雨后森林。

一场大雨突然降临,在恩奇都外出任务期间。

"下雨啊……"恩奇都仰起了头,雨,顺着他的头流下,打湿了他的衣服。白色的布料贴在身上,变得有些透明。明明被淋湿了,却没有一点狼狈,反倒是有一种出尘的感觉,美得不像是此世之物。恩奇都放慢了脚步,享受着雨水为大地带来的恩惠,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晚点回去倒也没有什么问题。

"真是久违啊……"他在林中散步,有动物时不时来到他的身边,蹭蹭他,邀请他去家中躲雨。恩奇都摸摸小动物们的头一个个的拒绝了,最后,他来到了鹿群的集聚地,在鹿群中坐下,一如在乌鲁克时那样。

鹿群围绕着他,发出低鸣,像是在欢迎他。恩奇都坐在最中间,摸了摸离他最近的一头鹿。

"谢谢你们……"他低声道谢,"在雨停下前就叨扰了。"

鹿是有灵性的生物,恩奇都非常放心的躺在鹿的肚皮上进行小息,雨,刷洗去了一切的东西。在雨中,恩奇都安然入睡。

『这里是……乌鲁克?』恩奇都看着眼前熟悉的街道,『身体……不受控制……怎么回事?』

然后他看见了,『吉尔……啊啊……你成为了一个好王啊……』

身体与意识完全分离,"在这里宰了你!"

[不行!不可以伤害吉尔!金固!]

『金固?啊啊……原来如此,是这样啊……』

"可恶!头好疼!为什么!明明,那不是我的记忆!"恩奇都看见金固抱着头逃走了。

头很痛,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再次将恩奇都唤醒的是清晨小鸟的鸣叫声和雨后空气中泥土翻卷上来的清新的土腥味。

双眼慢慢睁开,阳光透过茂密的森林漏下,并不是非常刺眼,眼前,是雨后的森林。

"梦……?不,是真的……乌鲁克,遇到危险了吗……但是……"但是,我已经无法同吉尔并肩作战了……一次的暗中相助,已经……足够了……吉尔,我的友人啊,愿宁孙女神保佑你。

木叶

"怎么回事,恩奇都还没有回来……已经超过约定时间的两天了……"水门有点着急的走来走去。

"以恩奇都sama的本事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可能是路上遇见什么事情耽搁了。"奈良鹿久如此劝谏道。

"我知道……但是……"但是就是有点担心。

"我回来了,抱歉,出了点意外,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门被推开。

"恩奇都!"水门松了口气,"太好了,回来就好。"

"嗯,抱歉啦,水门,雨后的森林太迷人,一不小心就在森林中睡着了。"

"在森林里睡着了!"水门有点惊讶,又马上恢复平静,"不愧是恩奇都……不过也正是因为是恩奇都才会这样啊……快点回去吧,鸣人很担心你。"

"我知道了,那么,告辞。"

"鸣人,我回来了,抱歉,让你担心了吧。"恩奇都说着,伸手接住了扑过来的鸣人,"一个人在家有没有好好吃饭?"

"恩奇都哥哥,担心死我了!佐助也很担心你哦~我有好好吃饭啊!"

"是么~我知道了~那么明天我们去找佐助玩吧~"

"好耶!"

"那么,鸣人,乖乖的去洗澡睡觉好不好。"

"嗯!"

两天么……明明只有一瞬……但是……按吉尔的年龄算,那边时间却比这里要慢一点……时间快慢一直在变化么……

恩奇都的眼神暗了暗。

我以为我应该已经不会在意吉尔了,在我死以后,我们就不再会有交集……但是……啊啊……只是看了一眼,曾经的所有都忍不住争先恐后的涌出,占满了我的思考,无论是吉尔认真工作还是放声大笑的样子,又或者是吉尔战斗的英姿和我临死前悲伤的哭泣的样子。

吉尔笑的模样是最吸引人的,爽朗的笑声和愉悦的神情,又着一种奇妙的吸引力,我们曾多次把酒言欢,打一场畅汗淋漓拳拳到肉的战斗,或者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品着美酒,遥望乌鲁克美丽的星河,在夜里泛舟,在众多河灯的围绕下接吻……

啊啊……吉尔……原来我从出生开始,在我的生命里面,吉尔伽美什这个人,霸道的占据了我内心深处的每一个角落……这到底是什么感觉呢?每每想起吉尔伽美什这个人的时候,心中就不禁充满着喜悦之情,想要见他,却又因早已无法相见而痛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果然,是身体机能出故障吧……

『不,恩奇都,那是被称为■的感情啊……』

记忆里有谁这样回答过他。

"到底……是什么啊……"恩奇都拽着胸前的布,低低的喃喃自语,"吉尔……"原来你在我心中的分量比我所想的还要重啊……




玩fgo的小伙伴应该都知道第七章发生了什么!不知道的小伙伴十月份的fgo第七章会动画化了解一下!当然也可以去b站上面看游戏的剧情~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9

鸣人要上学了,去忍者学校,为了成为一名忍者而努力。


恩奇都很早起床,做了早饭,买了牛奶,摆好盘,完美,时间刚刚好,"鸣人,起床了!今天开始要去上学啦~"


"我起来了!"


"快点刷牙洗脸,来吃早饭了——"


"嗨~"


换好衣服,穿上鞋子,"我出门了~"


"走吧~"恩奇都拉起了鸣人的小手,走向了学校。


"恩奇都哥哥。"鸣人扬起了头。


"嗯?怎么了?"


"不穿鞋子吗?"


"不穿啊。"


"为什么?会着凉的!"


"我不会啊?不过鸣人不行啊,因为会感冒,所以,鸣人必须穿鞋子!"


"为什么恩奇都哥哥可以不穿?"


"因为我不会感冒啊。"恩奇都笑眯眯的回答鸣人,"好了,到学校了。"


恩奇都带着鸣人办好了手续,然后拉着鸣人等火影的发言,这是每年忍者学校开学火影都要做的事情。借着平时关系好的家长的照顾,恩奇都带着鸣人站到了最前面。


水门出来了,金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很美。让恩奇都不禁想起来吉尔伽美什,"吉尔……"他喃喃道。


鸣人抬起头看他,恩奇都摸了摸鸣人的头,让他看向水门。


不知不觉中,在这个世界已经6年了,吉尔在乌鲁克还好吗?一定成为了一个贤明的王了吧……以前一直在照顾鸣人没怎么想过他,现在,鸣人要上学了……一空下来思念就止不住的流露啊……真的……好像见他啊……


恩奇都无意识的扶上了脖子上的天之锁,只有这个是属于乌鲁克的……身上的衣服虽然和在乌鲁克时穿的一样,却是更加柔软的布料,恩奇都什么都没有从乌鲁克带到这个世界,唯一拥有的只有这个见证了他和吉尔伽美什羁绊的天之锁,有着女神的庇护,从而不会坏掉。

真是的……所以水门一开始就是打这样的主意么……想借着让我照顾鸣人,分散对吉尔思念的痛苦。


"真是的……"明明自己也很痛苦吧……在失去了玖辛奈以后。只是……恩奇都和水门都估计错了,吉尔伽美什和玖辛奈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到底有多沉重……那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任何人都无法理解或填补的裂缝。



乌鲁克


"恩奇都……"坐在王座上的金发赤眼的男人喃喃自语,"你离开我究竟有多久了呢……"

远方忽然有烟火升起,"来了吗……所谓的命运……人理烧却……在此之前……恩奇都本王想在梦里,再见你一次……"在即将到来的战争前,片刻小息,倒也是不错啊……


"好了,鸣人,接下来就自己一个人进去了,你和佐助一个班,要和佐助一起吗?"


"嗯!"


"富岳先生。"恩奇都朝富岳点了点头。


"恩奇都哥哥!"


"佐助,好久不见,恭喜入学,鸣人就交给你了~"


"嗯!交给我吧,笨蛋鸣人果然没有我就不行啊。"


"啊?明明是笨蛋佐助离不开我吧!"


"好好,进去吧~"恩奇都把鸣人和佐助推进了校门,"关系真好呢~"


"啊。"旁边的富岳应了一声。


"恩奇都。"


"水门,怎么了?"


"鸣人……"


"安啦,没事的。"


"嗯,也是啊……"


"今天回来吃饭吗?"


"回来的。"


"好的,我知道了~那么,我先回家了。"


"好的,对了,恩奇都。"


"嗯?"


"等过段时间,我想……"


"任务?"


"嗯,麻烦你了。"


"交给我吧,我说过的……"恩奇都渐渐走远,声音随风飘走,"我是兵器,请不要在意的,使用我到坏掉为止吧……"


胜出 记我们曾经的青春

胜出 平行世界

大概是平凡久×歌手咔?

无个性社会   ooc有  爆豪有一点点小小的温柔?

胜出非幼驯染

绿谷出久是折九寺初三三班的数学课代表。

像平凡的初中生一样,过着充实又平凡的初三生活。

然后那天,他大概遇见了命运……

那是一个晴天,隔壁二班的一个同学转班进了三班,因为二班的大部分同学都已经走了职校等各种出路,剩下的三名学生被学校安排转班。

作为数学老师是班主任的数学课代表——绿谷出久是第一个见到这个转班生——爆豪胜己的。

绿谷愣了愣,对着爆豪笑了笑,是他一贯的友好的微笑,温暖人心。

啊,我记得他是二班的数学课代表呢。——绿谷出久

他的笑容,好可爱,他就是这个班的数学课代表么……——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从未交过作业,绿谷出久对此毫无办法,不交作业的名单上面,从此多了一个爆豪胜己的名字。

绿谷再一次注意到爆豪胜己的时候,是初三最后的艺术节闭幕式。

他看见爆豪登上了那个大舞台,带着一把吉他和一个隔壁班的舞伴。听说是老师安排的,由于时间的不够等等原因。

"噔——"爆豪拨动了琴弦,清脆的吉他声响起了,一时间台下鸦雀无声,绿谷出久看呆了,听痴了,然后手忙脚乱的想要拿手机录音,却想起自己平时是不带手机的。

啊,有点遗憾啊……不过正是因为只有一次的机会,所以才会觉得更加好听。

绿谷出久的目光全程都盯着爆豪胜己,他的手,他的眼……至于旁边的舞伴跳了什么,他全都不知道。

轰在结束后,笑着调侃了一下他,说,"绿谷,看呆了?"

绿谷呆呆的回答说,"啊,是啊。"

旁边的黑泽说,"啊,绿谷完全不知道呢,胜哥吉他弹了四年了呢~"

"四年?"

"是啊!我告诉你啊……"那天绿谷听说了关于爆豪胜己的很多事情,大的小的,许多琐碎的事情。

小胜,他在心底悄悄的这样叫他。

他知道了小胜唱的是《忽然之间》,他回去找了很多个版本的《忽然之间》,听了好多遍,没有一个是像小胜唱的一样扣人心弦。

小胜的声音像是有奇妙的魔力,吸引着绿谷听了一遍又一遍。

艺术节闭幕式以后,绿谷的目光有的时候总是忍不住移向爆豪,想起了那天,爆豪唱歌的样子与声音。

只是再也没有机会听到了,以前都错过了,有点可惜啊……绿谷这样想着,笔下又在不交作业名单上面写下了爆豪胜己的名字。

后来再一次听到是即将毕业的时候,爆豪来了兴致,弹了几段。

绿谷就这样转过身,看着班上的男生和女生围着爆豪,然后一起唱歌,或者打节奏。

绿谷拍着桌子,打节奏,仔细的听着,在众多的声音中,独属于爆豪的声音。

像沉淀了多年的美酒,醇厚又醉人。绿谷这样想着。

在那以后就没有了,绿谷考上了雄英高中,而爆豪则追着梦想去了专业的学校学习。

除了QQ,他们没有任何的联系方式了。

而QQ,还是绿谷借着一次小组作业弄来的。

再也没有交集了吧……绿谷这样想着,却还是认真的看了爆豪的每一条空间。然后有时会留言,转发,像是正常的朋友一样。

然后有一次,他看见了小学同学的一张照片,是同学和爆豪。

原来小胜和她一所学校啊……

照片是偷拍的,因为爆豪看都没有看镜头一眼,低着头在开一瓶鸡尾酒。

后来不久,爆豪忽然发了一条说说

你喜欢哪种男生?

A搞音乐的

B打篮球的

C踢足球的

绿谷忍不住转发评论了一下,

我喜欢A

然后他第二次收到了爆豪的回复

比如我?

诶?小胜?怎么回事?

———————上帝视角—————————

爆豪胜己盯着屏幕,有点紧张的等着绿谷回复。

他听了切岛的建议,委婉的试探了自己喜欢的男孩。

可惜他等来的却是……

胜……胜己开什么玩笑呢……就算,我是你的fans也不能这样啊……

他不喜欢我……?

爆豪陷入了沉默。

————————————————————

不久后,绿谷看到了小学同学发的说说

胜哥,说好的一起单身呢!你怎么就背叛了组织!交女朋友了呢!

小胜,有女朋友了啊……

心里……涩涩的,这是……为什么呢?

绿谷打开了和轰君的聊天记录

绿谷

轰君?

在吗?

在,怎么了?绿谷

绿谷

听说小胜有女朋友了啊……

好像是的,怎么了?绿谷?

绿谷

总觉心里……好难受……

绿谷……

你……是不是喜欢上爆豪了?

绿谷

……我不知道啊……

我喜欢……小胜?但是……啊啊,小胜不会喜欢我啊……那么……把这份喜欢藏在心底就好了吧……

————————————————————

结果到了最后……那个书呆子也没有什么反应啊……放手吧……又不是都是gay

"我们分手吧。"

爆豪转头对着那个名义上是他的女朋友的女孩说。

女孩点点头,转身走了。

爆豪仰躺在奶茶店的椅子上,用手臂遮住了眼睛。

————————————————————

后来爆豪胜己追着梦想成为了一名人气歌手。

而绿谷出久则选择了成为一名自己梦寐以求的程序员。

爆豪胜己的买一张专辑绿谷都会买来听。

他悄悄的关注着爆豪的一切。

我现在,大概是崇拜小胜更多一点吧……

一次街上的偶遇,"轰君?"

"绿谷?"

"好久不见啊,一起喝一杯?"

"好啊。"轰难得露出了微笑。

酒过三巡

"绿谷……"

"怎么了?轰君?"

"绿谷你……还喜欢爆豪吗?"

"……"

"绿谷?"轰转头去看绿谷出久,"啊,别,不说这个了……那个……"

"我……大概,现在……比起喜欢更加崇拜小胜吧……"

"这样啊……"

"嗯……"

就这样……就已经满足了……

这大概是一个少年,在不懂爱的时候,错过的爱情,是美好的初恋和珍藏的回忆里的暗恋……

是少年时期,懵懵懂懂的爱恋之情……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

我是漩涡鸣人,今年四岁了。我的爸爸是四代目火影!超帅气的!对吧!虽然因为火影的工作很忙,没有什么时间回家,但是爸爸是很爱我的。


你问我是怎么长大的?我是恩奇都哥哥带大的,我听说我妈妈在我一岁的时候离开了人世,恩奇都哥哥告诉我,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雪下的很大,像是在为妈妈哭泣。但是恩奇都哥哥说,妈妈走的很安详很快乐,因为我第一次说话是叫了妈妈,但是我完全没有印象……恩奇都哥哥说,那是因为鸣人还小,所以才没有印象,却又说,人一旦经历过什么事情就绝对不会忘记,虽然没有印象但是一定会想起来。什么啊……太复杂了,完全没有明白啦……


但是爸爸告诉我,说,不要为难你的恩奇都哥哥了,恩奇都哥哥不懂感情,而且,这种事情也解释不清楚,连爸爸都这么说了,那好吧~_~没办法,谁让鸣人是要未来成为火影的人呢!


不过,恩奇都哥哥真的不擅长照顾人呢……不过却意外的很受欢迎呢?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不过我也很喜欢恩奇都哥哥就是了~爸爸说我这么惊讶是不行的,如果看到恩奇都哥哥去到森林里面我会更加惊讶的!诶?!完全想象不到啊……


我还有一个幼驯染叫宇智波佐助。我告诉你哦,佐助他啊——超傲娇的!恩奇都哥哥说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当年吉尔也是这样的。

啊嘞?吉尔是谁?我问恩奇都哥哥,恩奇都哥哥总是会看向远方,然后沉默不语。


后来我问了爸爸,爸爸说,那是恩奇都哥哥非常重要的人。


就像爸爸一样?


是的,甚至更加浓烈,那是……爱啊……

爱?


嗯,鸣人还小,长大以后一定会明白的,但是,恩奇都哥哥不懂,那是神在创造他的时候,没有放入感情认知的系统,恩奇都是这么说的,所以,鸣人要多体谅一下你的恩奇都哥哥,以后教会他什么是爱,好吗?


嗯!就交给鸣人吧!


我现在的生活很幸福!有爱我的爸爸,虽然笨拙却细心照顾我的恩奇都哥哥和傲娇的佐助!鸣人最喜欢大家了!今后的生活也一定会继续幸福下去的!



"噗……好可爱……"


"恩奇都哥哥!"


"但是鸣人真的很可爱啊~"


"唔……"


"好了^0^~"鸣人摸了摸鸣人的小脑袋,"该吃晚饭了,听说水门爸爸今天回来吃呢~"


"真的?!"


"真的~哦呀,他回来了。"


门被打开,"我回来了,鸣人,恩奇都。"


"欢迎回家。"恩奇都笑了笑,说的很温柔。


"爸爸,欢迎回家!"


"今天在幼儿园有没有好好听话啊?鸣人。"


"嗯!我有很乖哦!"


"鸣人真棒!"水门摸了摸鸣人的小脑袋,"洗洗手,快点准备吃饭吧~"


"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