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姬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7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7

答应了就要做到最好,恩奇都一开始根本不知道如何照顾鸣人。完完全全把鸣人当做当年照顾动物的幼崽一样照顾,"应该没问题吧……"

不,问题很大很严重。

不过好在有美琴和鼬帮忙。也算勉勉强强开始会照顾了,就是手忙脚乱的,甚至把锁链拿出来帮忙。

"哇啊……又尿了……还哭?饿了……奶粉!啊……奶粉吃完了!"然后急急忙忙跑去买奶粉,"啊……刚刚那个是最后一块尿不湿啊……"又跑去买尿不湿……

"恩奇都桑,这种东西应该多买一点保存……奶粉大概买两三罐放家里,然后每两天看一下有没有缺的,尿不湿在发现只剩下一包的时候就要去买了……买前顺便看一下奶粉的存量,如果没有多少了就得再买了,婴儿都是少食多餐的所以奶粉吃很快……还有……奶嘴什么的要记得清洗,每天都要给鸣人洗澡……"美琴彻底有点看不下去了。

"照顾人类的幼崽……真是一门深奥的学问呢……"看了看怀里的鸣人,鸣人眯着眼,咯咯的对着他笑,恩奇都就觉得自己一点也气不起来了,"果然还是很喜欢啊……幼崽……真是的,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哟……鸣人。"

后来恩奇都开始渐渐的淡定起来,得心应手。

但是……玖辛奈的身体已经每况愈下了……

鸣人开始会说话了,恩奇都常常在鸣人爬累了以后,抱着鸣人,指着照片里红发的女人说,"鸣人,这是妈妈,要叫妈,妈哦,跟我念妈——妈——"

"啊,麻,咿咿呀呀……嘿嘿嘿"

"妈——妈——"

鸣人依旧还是咿咿呀呀的回应。但恩奇都依旧还是坚持着,让鸣人喊妈妈。

恩奇都最近常常眼前一黑,他知道,玖辛奈的时间不多了,大概最近一两个月内,就要离世了,那样的身体能坚持一年已经很了不起了。

"这就是——母亲吗?"恩奇都喃喃自语,他想起来他的母亲,应该算是母亲吧,虽然是养母,宁孙女神,"但是,神的话,就不一样了吧,大概……"神没有那么脆弱,但是会被人畏惧是一样的。

恩奇都轻拍着鸣人,哄他睡觉,爬了那么久,按小孩子的体力应该已经累了。

"……"

"又尿了……"看来还是先换尿布比较实际吧……恩奇·初为人父?·都

熟练的帮换上了尿布,然后烧水,装备鸣人醒来要喝的奶,在水烧完之后,开门,出门买菜,今天晚上吃什么好呢?反正是水门做饭啦~

突然眼前一黑,恩奇都倒了下去,"恩奇都桑!""恩奇都!"恩奇都听到了众人的惊呼。啊啊……真是糟糕啊……

"抱歉,吓到大家了。"没过五分钟恩奇都就醒来了,"抱歉,突然有急事,能让一下吗?""好的好的。"

回家抱起鸣人,奔向了火影办公室,基本上没有五分钟就到了,鸣人在恩奇都的怀里醒来了,"水门!"恩奇都闯进了火影办公室,"不好了……玖辛奈……"下一秒,三人就到了玖辛奈的病房。

"玖辛奈!"

"水门……"玖辛奈很温柔的笑了笑,"怎么了?真是的……居然哭了……"

"玖辛奈……"

"鸣人……让妈妈看看你……"玖辛奈伸手接过了鸣人,"鸣人……水门……对不起……"

"玖辛奈……我……"

恩奇都悄悄退了出去,找到了坚守岗位的卡卡西,"去看看你师母吧……"

"不,我还有任务……"

"你去吧,你很想去的,这里有我守着。"

"谢谢,恩奇都桑。"


"我啊,已经非常……幸福了,能遇到水门,还能生下鸣人,大概已经……没什么好遗憾的事情了……"玖辛奈喘了口气,"但是,真的好想看到啊……鸣人长大的样子,看着他慢慢长大,想听到他叫我妈妈……"

"玖辛奈……"

"我爱你们,鸣人,水门。"

"咿啊、麻……妈……啊……妈……妈……咿呀!"

"鸣人叫妈妈了,玖辛奈!你听见了吗!"

"嗯!嗯嗯!我听见了……"

有眼泪顺着脸庞留下……

玖辛奈是笑着离开的……

"是么……太好了呢……"真的,太好了……事后恩奇都是这样的回答的……

九尾被分为阴阳两半,阳的一半封印在了鸣人的身体里,阴的一半则被封印在了水门的身体里。

"我把玖辛奈最后的查克拉也封印在了鸣人的身体里面,这样玖辛奈就可以看到了……长大以后的鸣人。"

但是,对外公开的只有,四代目火影的儿子,漩涡鸣人成为了新的九尾人柱力。

"我知道了……"恩奇都摸了摸鸣人的小脑袋,"我知道了……"

恩奇都看着水门,就又不禁想了起来,想起了吉尔,一样的金发,一样的哭泣……但是,不是……水门不是吉尔……

然后他想,这就是母亲吗?为了自己的孩子……拼了命一样,创造了奇迹一般的一年的生命……这就是人类啊……所以,我喜欢人类,因为,他们总是在创造奇迹,在神的压迫下……那吉尔呢?吉尔不需要奇迹……因为吉尔是最厉害的,虽然我们打架总是平手就是了……但是,说到底,我只是兵器……我……不是人类……这样下去真的好吗?完全……不知道啊……吉尔……我不知道啊……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6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6

玖辛奈的产期很快就到了。

随之而来的还有九尾的袭击。

恩奇都在大地颤鸣的时候马上就到了现场,用锁链控制了九尾。

“这是……被控制了!”

恩奇都生来便是亲近自然的所有的事情。如果九尾是没道理不亲近他的。“宇智波……带土么。不过既然这里出现了九尾……水门那边有麻烦了!”

然后马上,水门出现了,带走了九尾,顺着大地的震颤恩奇都跑向了村外,带着富岳一起,不,确切的说,是拖着。

(宇智波·族长·富岳:???我不要面子的啊?!)(丢了宇智波高冷的形象。)

然后他们看到一个带着橙色面具的人,在和水门交手。

“好奇怪……他的身体好奇怪,居然能够被穿透……是什么血续么?”

“大概是万花筒写轮眼的能力,如果他真的是带土的话。”

"啧,真麻烦,完全抓不到,抓到了也能逃掉,就没有什么限制空间的忍术么……我不怎么擅长应对这种敌人,不,不如说,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类型的敌人。"

水门击中了带土。

"原来如此,不愧是水门,不过这种攻击之后就不会奏效了,他开始警惕了……老实点,九喇嘛!"恩奇都扯了扯锁链,把九尾捆的更紧了一点,"医疗班呢!快点过来给夫人治疗!"

"啊,是!"

"团藏的根部呢?为什么没有出战?……原来如此,那么,就没有留情面的必要了。"

(九喇嘛,西南方,随便你破坏。)

恩奇都假装不小心被挣脱,却实际上命令尚且回复一点意识的九尾去破坏团藏的老窝。


"水门?带土呢?"

"被他逃掉了。你是故意的?"

"嗯~哦呀,已经结束了么?"恩奇都再次把九尾拘束了起来,"怎么处理?"

"……把我的儿子抱来吧……"

"不行!水门,不行!"玖辛奈拼命摇头,"封印回我的身体!我还行,绝对……绝对不能让鸣人……"

"玖辛奈……"

"鸣人已经抱来了。"恩奇都怀抱着刚刚出生不久的鸣人。

"水门!"水门痛苦的闭上眼睛,把九尾封印回了玖辛奈的身体,"抱歉呐……水门,让你这么……痛苦。"

"玖辛奈……对不起……玖辛奈……"

恩奇都看着,忽然又回想起自己死去的时候,吉尔也是……这么,痛苦,哭着,喊着,"为什么!明明全部是我的过错不是吗!为什么是恩奇都!"

那个时候,吉尔也像水门一样痛苦吗?吉尔……胸口好痛,这是为什么呢?机能出故障了吗?眼泪?原来,我也会哭啊……

"恩奇都sama!"

"恩奇都!"

闭眼前,看到的是惊慌失措的水门和玖辛奈。

啊啊……让大家担心了啊……


"对不起,水门sama,完完全全检查不出任何问题……"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水……门?"

"恩奇都!终于醒来了……"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玖辛奈怎么样了?"

"不太好……不过你知道你的情况是……"

"大概是因为我的存在并不稳定吧。"

"存在不稳定?"

"我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虽然在清醒后马上就和这里的土地链接证明了自己的存在,但是我依旧是不稳定的。后来和水门还有玖辛奈,卡卡西的羁绊少许稳定了下来,但是,那个时候水门一心求死,而玖辛奈也……导致我的存在又一下子变得不稳定了起来,所以身体机能就像一下子断路了一样,意识突然不见了。"

"那如果……"

"如果你们都不在了话,大概在这里的旅行也到此为止了吧,不过,和他人建立联系就没问题了。"

"我知道了,最近就好好休息吧,恩奇都。"

"好的。"


其实恩奇都还是很受人欢迎的啊……卡卡西看着怀里抱满东西的恩奇都,不禁如此想到。

恩奇都本来就是让人亲近的存在,无论是他温和的外表还是他对人谦逊有礼的态度,又或者是本身的亲和力。在乌鲁克的时候,其实也常常这样,就是吉尔对这些东西不屑一顾之后,恩奇都就再也没有收过这些东西。但是事实上他还是很喜欢这样和他人相处。现在吉尔不在,恩奇都倒是也无所谓,有人给也就收了下来。

在昏迷期间,木叶的政变已经完成,可以说是一个百废待兴的时间了。团藏的恶行的公布和其已经死于九尾之乱倒也是振奋人心的一件事。

"倒也是便宜他了。"

"多多少少给他留点面子吧……根部我打算交给卡卡西处理,就是他年纪太小了,我打算让三代目辅佐一下他。"

"这倒也好。"

"然后,恩奇都,我有一个请求。"

"什么事?"

"我希望你能住到我家,帮我照顾鸣人。"

"这倒也没问题。"

"麻烦你了。"

"没事,我喜欢幼崽。"

"幼崽……"

"嗯?"

"不,没什么,鸣人就麻烦你了。"

然后,恩奇都长达十多年的照顾鸣人的生活要开始了。

"虽然很喜欢幼崽,但是照顾人类的幼崽还是第一次呢,和动物完全不一样啊……"


关于我男闺和他喜欢的小姑凉

关于我的男闺和他喜欢的女孩子

是真人真事的说

我男闺就用冰殇来称呼吧,这是他QQ名

他心仪的小姑娘是小九安,反正他们就是这么称呼对方的。


我男闺在认识小九安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是个gay。还有个网上的男cp,但是是个渣的,对方在三次里面找了个女朋友,把他晾一边好久没有睬他,然后我男闺就哭泣泣的找我,再次和那个渣男联系上还是那个渣男和女朋友分手了的时候。那当然是拒绝的。

然后半年前他认识了小九安,在网上。然后大概两个月前,他告诉我说,他好像有喜欢的女孩子了,就是小九安。

我说,为什么喜欢她啊?

他说,emmmm……有很多,声音很好听啊,有共同话题啊……什么的。

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那她喜不喜欢你啊?我这样问。

我不知道,他这样回答。

大概遇到喜欢的人,都会变得胆小,更何况我男闺他本来就是比较胆小的类型?大概。

讲真的,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明显的暗恋双箭头!

我男闺是属于那种可爱的类型,而且声音也很好听!可爱!有很多小哥哥小姐姐们表白过他!可以说是非常受欢迎?的了,就是他自己不是特别自信?他是有抑郁症的,然后就总是把事情往坏里想,怂的不得了。

她喜不喜欢你?

不知道……

你打算什么时候表白?

不知道……

反正基本上回答总是不知道……特别怂……

然后他前几天表白了。

讲真的,如果不是他看到了小九安给他的备注,他还打算拖个三五年再说。

看好了,是再说!再说!再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再说什么意思,就是说,还不一定会说,怕是三五年后还不一定表白,按他那性格继续拖着……

然后我就问他,那你截屏给我看,你告白时候说,本来打算七夕告白的是怎么肥四?!

结果他来了句,我……我我我,我听人家说七夕告白挺好的,所以就一直在考虑,什么的……

……也就是说他七夕也不一定告白,好的吧,反正都告白了,纠结这个问题也没什么用。

什么?你问告白的结果?

emmmmmm……心情复杂.jpg

他大概六点左右告诉我他告白了。

给你们看一下聊天记录……


冰殇和小九安的聊天记录

冰殇:我登你QQ了

冰殇:我看见你给我的备注了

冰殇:你喜欢我

冰殇:所以我打算回复你一个喜欢

冰殇:但是你得亲口告诉我

冰殇: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冰殇:是真的喜欢还是假的喜欢

冰殇:你得告诉我

小九安:如果你回来了的话

小九安:回答我 好吗?


我……什么情况?

然后我陪我男闺等,等了好久。

那心情可是个大起大落,我想不行,然后我拉了我一个谈过恋爱的朋友,让她陪我一起等。讲真的,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老父亲,正要嫁女儿。

我真的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明显的暗恋双箭头!!!

他们俩个,告白前就已经开了情侣空间,并且换了情头!不是对对方都有意思是什么?!你们告诉我是什么?!是玩玩嘛?!

反正我理智上面知道应该可以,却依旧控几不住我自己。

找小姑凉各种研究。

小姑凉给我说,这是什么情况,难不成是被当备胎?

我说,什么情况?!当时就慌了,然后想想,不对啊!那他们开什么情侣空间,换什么情头?!

却又忍不住往那边想,在这里要和小九安说对不起,明明没有和小九安说过话,却恶意猜测了她,真的非常抱歉!!!

反正等了好久的样子我男闺发信息给我了


冰殇:【图片】

冰殇:好开心啊!


一看,是小九安写的一张小纸条

大概就是

不忍了!冰殇是我的!【盖章(还特别拿红色的水彩笔画了)】什么什么云云的

很好……我男闺还没有脱单……

什么,怎么肥四?不是都互相确定心意了嘛?!

小九安还发了一条消息

你什么时候好好生活,瘦下来,不吃药,不爱哭,变成1我就和你在一起。

嗯……小九安人蛮好的,大概就是一种老父亲安心嫁女儿的心情了。

总之还没有在一起,我男闺已经乐的像个傻子一样了吧……

恋爱使人降智……

还有一点想感叹的就是……是男闺被盖的章,那么也就是说,看了无论对方是男是女,我男闺大概都是在下面的那个……再加上他的撒娇卖萌的属性……得了,这辈子都不可能翻身了大概……

反正接下来就是冰殇努力就好啦,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发糖,我就什么时候更新咯~


前排 @冰殇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5

5

"那么,开始正题吧。关于宇智波在木叶村作为警卫队已经很久了,但是一族的独裁会遭至很多问题。其中一个就是被孤立,再加上长老团里面团藏作为激进派就遭至了更大的仇恨,所以这次,要秘密清洗长老团并改革,我们打算让日向一族加入警卫队,并吸纳其他的平民忍者加入,这样一来就可以解决忍者过多问题,并且把宇智波的精英投入任务,提高战斗力,和任务的完成率。"

"宇智波对此已经和长老团协调过了,比起这个,水门,我有事要说,关于这个黑绝的记忆。"

"怎么了?"

"宇智波和千手的战争,全部是因为它……上一次的转生者便是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

"那么这一次呢?"

"宇智波这边是……佐助……"

"什么?!那么千手已经没落了……会……"

"水门……是你的儿子。"

"鸣人……"

"嘛,反正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没关系的,在这里结束就好了。"

"恩奇都?"

"反正,没有什么不是打一架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再打一架,我和吉尔就是这样的。"

"水门,还有一件事。"

"?"

富岳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说了出来"带土……还活着。"

"!"

"他被宇智波斑救了,但是好像被洗脑的很严重。"

"……"水门沉默了一会,"没事……没事,只要他还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嘛,这个,怎么处理?"

"扔到牢房里面吧,会有暗部处理的。接下来还有一些条款,今天处理完就差不多可以下班了。"

是夜

天之锁的气息不见了,锁链没关系,是自己的身体可以再创造,但是,黑绝被救走了。

"没有警报声,空间……带土……"

"完全感觉不到了,被阻隔了……事情变得麻烦起来了。"

"没事,不是恩奇都的错。"

"嗯。"

比起眼前的事情,一个月之后,玖辛奈的产期是更为重要的事情。对于人柱力恩奇都这样评价,

"人类还真是奇怪的生物。惧怕强大的力量,得到力量以后却又会被他人所畏惧,说到底,人柱力这一存在本身就很扭曲,本来尾兽没有侵犯过人类,自己过自己的,为什么要把他们抓起来呢?长老团的事情也是,在一旁指手画脚的添乱的老东西而已,剥夺权利不就好了嘛。"

“额……等等,恩奇都……这种事情……”

“是水门过于优柔寡断了。”

“额,不,那个……”水门的笑容有点僵硬,“这种事情,是谁教你的?恩奇都。”

“是吉尔啊。”

“一直听你说吉尔,那个吉尔是朋友吗?”

“……不,我是兵器,吉尔是使用我的人。本来应该是这样的……是我的错,让他做出这样的选择……是我的错……让他不得不一个人走下去……”

“……抱歉,恩奇都。”

“没事。吉尔是王,总是高高在上,年幼的时候还是一个温和的人,大家都认为他是一个好王,但是,后来就变成了暴君,其实,吉尔并不是被权利迷了眼,没什么原因,只是,无论是多么温柔的人遇到那样的条件最后说不定会比他还恶劣吧……”

“那样的条件?”

“嗯,天生的王者,没什么那阻挡他的脚步,那就是吉尔,但是,又有谁知道他的痛苦呢?”恩奇都没有再说话,只看向了远方,仿佛这样就能看到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那个孤高的王。

致鼬君的一封信(鼬生贺)

To Dear鼬君

展信佳

我是羽姬,虽然这么说,但是你肯定不知道我是谁,因为我们根本不在一个世界。

一个屏幕隔了一个世界,这就是你和我,是永远不会相交的两条平行线。

今天是6月9号,你的生日,在这里祝你生日快乐!

然后,在今天,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在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一开始看火影的时候,其实我并没有特别喜欢的,然后我看到了白,就开始喜欢白了,那是一个雪一样令人怜爱的孩子,但是,这远远不及你刚刚出现的那一眼。

最初你是以恶人的方式出现的,但是,那双眼睛却透露着悲伤。我想你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然后开始期待再一次和你相遇。

你的一生很短暂,却也和感人,你是一个好哥哥,为了佐助做了很多很多,你是木叶的影,却向往着光,继承了初代的火之意志。你是太阳,照亮了那段时间,低沉阴暗的我的世界。对于我来说你就是我的英雄。所以我一直在追随着你,看着你。

你喜欢吃三色丸子,喜欢的不得了,你也有孩子气的一面,你很温柔,无论是对谁,因为你在四岁的时候就已经目睹过战争,杀过人,明白了世界的残酷,所以你用温柔对待这个世界。

对于家族你是愧疚的无奈的,所以你亲手执起屠刀,背负恶名,为了家族,为了弟弟,你牺牲了太多!那双眼睛越是复杂,你就越是痛苦,在知道了你的全部后,我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这听起来很荒唐,因为我们连世界都不是一个,我爱上了隔着屏幕的你,这是一份毒药,而你,是我的解药,所以我无药可救。那就不要治了吧,喜欢你,也挺好。

你真的很温柔,是温柔到骨子里的人,这样的你,做出这样痛苦的选择,又如何不让我心疼,又怎么不让我喜欢啊。

所以,我想在今天告诉你,我,喜欢你。哪怕你根本无法收到这份爱恋,我也想要写下,想要传达。或许,有一天,这份爱恋会被转移给别人,但是你带给我的影响是不会变的,那是刻在生命中的不会消退的一笔红色。

生日快乐,鼬君,还有,我爱你。


                                                      非常非常喜欢你的

                                                                    羽姬


关于亚瑟是不是女装大佬的后续的后续

关于旧金剑

是亚瑟是不是女装大佬的后续的后续


不要在意细节,总之,看就对了


关于亚瑟是不是女装大佬和其后续,看评论链接


非常沙雕的小段子


那么,开始吧~


1

关于求婚

“saber哟,把剑放下,成为我的妻子吧!”

“哈?”有那么一瞬间,亚瑟以为自己回到了生前穿女装度日被邻国国王求婚的日子。亚瑟在生前是以女性身份示人的,被男性求婚的时候不在少数,虽然最后也是娶了一个男性政治联婚就是了,但是现在的亚瑟是男装,而且也确确实实是男性。

acher难道瞎了?不,这么想都不可能吧……那可是acher啊……

“开什么……!”玩笑……亚瑟吓得后半句卡喉咙。不知道什么时候,金闪闪的脸近在眼前,好近!亚瑟一脸错愕+震惊

切嗣一出来就看见acher背对着他,而自己的saber一脸震惊的样子。

这是……亲上了?!这个世界果然有哪里不对劲!

然而并没有亲上去,但是,在切嗣刚刚吐槽完的时候,就真的亲上了!

……亲上了

……上了

……了

因为金闪闪看亚瑟半天不回答,就默认是同意了。

还未等亚瑟挣扎几下,便被天之锁捆了个结实,动弹不得。

“唔……哈……”吉尔伽美什就近在眼前,其实仔细看看,acher长得也蛮好看的,亚瑟这样想着,不对!为什么我要在这种情况下想这种事情啊!

像是察觉到了亚瑟的不专心,吉尔伽美什吻的更过分了,“嗯……”听着亚瑟挣扎着,拼命忍耐而流出来的断断续续的余音,吉尔伽美什愉悦的眯了眯他的红眸。

至于切嗣,大概是全程看呆,傻了。

第四次圣杯战争就以这样的形式结束了。

你说圣杯?不知道,大概是被金闪闪拿去喝酒了吧。


关于亚瑟被金闪闪追到手以后的事情

“吉尔,这么突然想到到海边玩了?而且还特地跑到夏威夷。”

“本王抽奖抽到了夏威夷三日游啊。”

黄金率A……如果我也有的话……不列颠在最后的时刻,说不定能更加……平静的度过吧……

都是美男子,随便一站就能吸引众多女孩子的目光与尖叫。听着周围嘈杂的尖叫声,吉尔伽美什有点不爽,“啧!”他拉过亚瑟,亲了下去。

“呀啊啊啊——!”是腐女们淫/荡的尖叫声。

“吉尔!”吉尔伽美什看见亚瑟娇瞪了他一眼,真可爱。

“来追我啊,亚瑟”吉尔伽美什跑了起来,“追不到的话——今晚就穿女装和我做怎么样~”

“好吧……”亚瑟有点无奈,却没有拒绝,因为拒绝只会被玩弄的更加过分,上次他已经经历过了。

“所以啊……为什么会跑到情侣酒店啊!”

“反正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和我做的吧。”吉尔伽美什把亚瑟扑倒在床上,亲吻,撩开了亚瑟胸前的衣服,“话说你没有追上我,所以~”吉尔伽美什从王财中拿出了一件衣服,是校园风的运动装,“穿上~话说,不许穿内裤哦~”

“吉尔!唔嗯……”

“我们可是有很多时间呢~把这里的房间和道具玩个遍怎么样~我的小~王~妃~”

“吉尔……哈……你,根本没有……哈啊……打算给我拒绝的……选择吧……”

“那是当然~”

所以你到底在骄傲些什么啊……亚瑟今天也对自己的恋人很无奈。


关于莫德雷德领养一事

“什么!你要领养这个杂修?!”

“嗯,因为,和莫德雷德(♂)很像嘛,虽然是女孩子,但是,我早就想要一个女孩子了。”亚瑟笑的一脸灿烂。

真是的,就是这个笑容,这样一来我不就没法拒绝了么……不过,不好好讨要一定利息可不行~

“可以。”当亚瑟还在震惊今天的吉尔怎么这么好说话的时候,吉尔伽美什上前把莫德雷德抱到沙发上,“让我们来好好谈一谈吧。”吉尔伽美什揽着亚瑟的腰,推着他走进卧室。“好了,亚瑟,在这里隔音效果很好哦,哪怕我们拿宝具对轰那个小崽子也听不到,就让我们好好谈↗一↘谈↗吧~”

“等等,吉尔……嗯……”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

4

“怎么样,恩奇都。”

“我这边很顺利。”

“呦西,那么明天和我一起去宇智波吧,只差收尾工作了。”

“好的。”


宇智波宅

“!”

“怎么了?恩奇都。”

“这里,有陌生的气息,是入侵者么……也不对……”

“在哪里?”

“宇智波南方,地下……像是一个神社的下面……它是什么东西?!”

“在干什么?”

“有一个巨大的石板……好像在修改什么东西!”

“什么?!能抓起来么……”

“没问题……欧呀,这是……居然有神性,越来越好奇了~”锁链从地下伸出,困着一个黑色的东西,“我的锁链是专门为了弑神而创造的,只要是有神性的东西就逃不过我的锁链,说吧,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不说也没关系,反正一会儿我们会去宇智波大宅~”

“看来是不肯说啊,走吧恩奇都,去找富岳直接用写轮眼读吧。”

“我知道了。”


“就是这样,富岳,拜托你了。”

“我知道了。”再次睁眼时便是写轮眼。

“这就是……写轮眼?”

“是的,恩奇都感兴趣?”

“有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在里面,虽然很微弱,但是……原来如此,血脉已经非常稀薄了呢。”

“恩奇都?”

“他们的,宇智波一族的先祖,应该是神一样的存在,这双眼有神性。”

“神性?”

“嗯,所以这双眼睛不能常用,是一种负担,以人类之躯是很难承受神的力量的,如果滥用会瞎掉呢,身体也会垮掉。”

“原来如此,所以万花筒写轮眼会更加的磨损视力么……”

“这个孩子,是你的儿子吧,他很不一般呢。”

“怎么说?”

“神性非常强大,哪怕没有开眼却已经能感受到了,这个孩子,如果滥用眼睛的话,活不过25岁。”

“!”

“怎么会……这样……鼬居然……”一旁的美琴低声惊讶。

“我可以感觉到,他的眼睛可以说是非常强大,却也正是因为他的强大,凡人之躯是无法承受的,他的身体,并不好吧。”

“怎么做才能……”

“很遗憾,没有方法……如果……”

“如果?!”

“如果吉尔在话……说不定会有方法……可是吉尔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不是那种乐于助人的善人呢……”恩奇都笑了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快乐的事情,“吉尔的财宝是世界上所有的一切的原型,药什么的,一定会有吧。抱歉,给了你无法实现的期待,我很抱歉,宇智波夫人。”

“没事,我才是,抱歉给你负担了吧。”

“不,是我先挑起的话题,您不必自责。还是快点进入主题吧。”

“好的。”


(胜出)花吐症



今天520,一周前入的坑,昨天刚刚补完

短小,一章结束预定

大概有不少ooc


超爱胜出,幼驯染什么的赛高!


如题所示,是花吐梗,蛮老的梗了?大概

好像没有看到过有太太写……可能写了我没有看到……不管怎么说,总之就是码了,希望看文的小天使们不要嫌弃我,喜欢的话请给我小心心❤和小手手~哪里不好评论见,我会听大家意见的,谢谢!


没有问题的话……就看文吧!


正文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最近很不对劲,喉咙痒痒的,想咳嗽。

真TM见鬼了,他想,自从觉醒了个性以后他就不怎么生病了,自己最近生活也很健康。终于在再一次咳嗽时咳出的两片花瓣时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

花吐症,他忽然想起了前两天女生在热烈讨论的话题,该死的,他咬牙骂了一句,去了校医室找啵啵女士。

确实是花吐症。

花吐症,一个人暗恋另一个人时会得的病,但该死的,他喜欢谁啊!爆豪胜己盯着手中淡粉色的花瓣。

啵啵女士不紧不慢的抽了一本书,翻了起来。

“有什么办法治好吗?”

“目前除了和心上人接吻以外,没有。”

“那你TMD看的是什么书啊!老太婆!”

“植物百科全书,”啵啵女士头也不抬,“比起这个你还不如想想自己到底喜欢谁,一个月内没有亲到的话,你就得死了哦……啊,找到了。”

“切!”爆豪面目凶狠极了。

“沙漠玫瑰。”

“哈?”

“你吐的花。”

“查这个有什么用!”

“没什么用,只是个人感兴趣,好了,你目前也没什么大问题,别赖在医务室。”


爆豪胜己开始戴起了口罩,为了掩饰嘴里吐出来的花瓣。

“没什么,有点感冒罢了……哈?!老子感冒关你们屁事!”他这样回复同学。

小胜自从觉醒个性以来就不怎么感冒了,已经一个星期了,绝对不是感冒!绿谷出久盯着坐在他前面的爆豪胜己若有所思。

“混蛋臭久看什么看!”

“啊啊,抱歉,小胜,我……”

却见爆豪胜己转过了头,咳了两声。等等,花瓣?怎么回事?绿谷出久看到了无意露出一角的花瓣。


可恶,我到底喜欢谁啊!已经一个星期了。爆豪胜己皱着眉,思考着,班里那帮蠢女生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得了这种奇怪的病,绝对不能让臭久知道!


绿谷出久发现爆豪胜己这两个星期多一直在躲他,而且口罩也带了这么久,绝对不是感冒这么简单。

沙漠玫瑰,小胜不是那种会带花的人,一次可能是偶然,两次根本不正常,更何况,学校了根本没有这种花!花吐症,这是最大的猜测,听起来像是都市传说一样,但是除此结论,我想不到其他的。小胜……有喜欢的人了……他喜欢谁?为什么,胸口蒙蒙的……心好痛……我……喜欢……小胜?!绿谷出久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时间就这样僵持着,已经三个星期了。爆豪胜己的花瓣吐的越来越多,且伴随着血一起涌出。口罩已经兜不住了,他向学校请假,一个人窝在宿舍,花瓣堆满了垃圾桶,甚至已经溢出。

“沙漠玫瑰么……真是的,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吧……身体比心更加诚实啊……沙漠玫瑰,诞生于7月15日的人的诞生花,臭久的生日是……”7月15日,答案呼之欲出……“笨蛋臭久……根本不可能吧……”我一直在欺负他啊……怎么可能祈求那个被欺负的人,喜欢上欺负他的人啊!大概是……

“小胜!”已经开始幻听了吗……

“小胜!”哦,连幻视都出现了……走马灯?

“小胜!”

“de……ku?”

“小胜!我喜欢你!”不,是真的么……

“臭久?!”

“这是花吐症对吧!沙漠玫瑰,小胜,我喜欢……!”

唇齿相交,绿谷出久有那么一点点不知所措,小胜亲他了……小胜,也喜欢我?

像是发现了出久在走神,爆豪加重了这个吻。“嗯……”分开,他看着绿谷出久的红脸很快乐,以后,臭久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咳……”两人一起吐出了一朵完整的沙漠玫瑰。

花吐症,治好了。

“臭久!”

“小……小胜!我……”

“这话我就说一遍,给我听好了!”

“啊,是!”

“我爱你,出久。”


沙漠玫瑰,花语:爱你不离不弃,至死不渝。


真适合啊……我死也不会放手的,这辈子都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我的出久。


感觉很好玩的样子编辑了一下

恩奇都终于满羁绊啦!撒花,小恩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