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姬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6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6

玖辛奈的产期很快就到了。

随之而来的还有九尾的袭击。

恩奇都在大地颤鸣的时候马上就到了现场,用锁链控制了九尾。

“这是……被控制了!”

恩奇都生来便是亲近自然的所有的事情。如果九尾是没道理不亲近他的。“宇智波……带土么。不过既然这里出现了九尾……水门那边有麻烦了!”

然后马上,水门出现了,带走了九尾,顺着大地的震颤恩奇都跑向了村外,带着富岳一起,不,确切的说,是拖着。

(宇智波·族长·富岳:???我不要面子的啊?!)(丢了宇智波高冷的形象。)

然后他们看到一个带着橙色面具的人,在和水门交手。

“好奇怪……他的身体好奇怪,居然能够被穿透……是什么血续么?”

“大概是万花筒写轮眼的能力,如果他真的是带土的话。”

"啧,真麻烦,完全抓不到,抓到了也能逃掉,就没有什么限制空间的忍术么……我不怎么擅长应对这种敌人,不,不如说,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类型的敌人。"

水门击中了带土。

"原来如此,不愧是水门,不过这种攻击之后就不会奏效了,他开始警惕了……老实点,九喇嘛!"恩奇都扯了扯锁链,把九尾捆的更紧了一点,"医疗班呢!快点过来给夫人治疗!"

"啊,是!"

"团藏的根部呢?为什么没有出战?……原来如此,那么,就没有留情面的必要了。"

(九喇嘛,西南方,随便你破坏。)

恩奇都假装不小心被挣脱,却实际上命令尚且回复一点意识的九尾去破坏团藏的老窝。


"水门?带土呢?"

"被他逃掉了。你是故意的?"

"嗯~哦呀,已经结束了么?"恩奇都再次把九尾拘束了起来,"怎么处理?"

"……把我的儿子抱来吧……"

"不行!水门,不行!"玖辛奈拼命摇头,"封印回我的身体!我还行,绝对……绝对不能让鸣人……"

"玖辛奈……"

"鸣人已经抱来了。"恩奇都怀抱着刚刚出生不久的鸣人。

"水门!"水门痛苦的闭上眼睛,把九尾封印回了玖辛奈的身体,"抱歉呐……水门,让你这么……痛苦。"

"玖辛奈……对不起……玖辛奈……"

恩奇都看着,忽然又回想起自己死去的时候,吉尔也是……这么,痛苦,哭着,喊着,"为什么!明明全部是我的过错不是吗!为什么是恩奇都!"

那个时候,吉尔也像水门一样痛苦吗?吉尔……胸口好痛,这是为什么呢?机能出故障了吗?眼泪?原来,我也会哭啊……

"恩奇都sama!"

"恩奇都!"

闭眼前,看到的是惊慌失措的水门和玖辛奈。

啊啊……让大家担心了啊……


"对不起,水门sama,完完全全检查不出任何问题……"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水……门?"

"恩奇都!终于醒来了……"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玖辛奈怎么样了?"

"不太好……不过你知道你的情况是……"

"大概是因为我的存在并不稳定吧。"

"存在不稳定?"

"我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虽然在清醒后马上就和这里的土地链接证明了自己的存在,但是我依旧是不稳定的。后来和水门还有玖辛奈,卡卡西的羁绊少许稳定了下来,但是,那个时候水门一心求死,而玖辛奈也……导致我的存在又一下子变得不稳定了起来,所以身体机能就像一下子断路了一样,意识突然不见了。"

"那如果……"

"如果你们都不在了话,大概在这里的旅行也到此为止了吧,不过,和他人建立联系就没问题了。"

"我知道了,最近就好好休息吧,恩奇都。"

"好的。"


其实恩奇都还是很受人欢迎的啊……卡卡西看着怀里抱满东西的恩奇都,不禁如此想到。

恩奇都本来就是让人亲近的存在,无论是他温和的外表还是他对人谦逊有礼的态度,又或者是本身的亲和力。在乌鲁克的时候,其实也常常这样,就是吉尔对这些东西不屑一顾之后,恩奇都就再也没有收过这些东西。但是事实上他还是很喜欢这样和他人相处。现在吉尔不在,恩奇都倒是也无所谓,有人给也就收了下来。

在昏迷期间,木叶的政变已经完成,可以说是一个百废待兴的时间了。团藏的恶行的公布和其已经死于九尾之乱倒也是振奋人心的一件事。

"倒也是便宜他了。"

"多多少少给他留点面子吧……根部我打算交给卡卡西处理,就是他年纪太小了,我打算让三代目辅佐一下他。"

"这倒也好。"

"然后,恩奇都,我有一个请求。"

"什么事?"

"我希望你能住到我家,帮我照顾鸣人。"

"这倒也没问题。"

"麻烦你了。"

"没事,我喜欢幼崽。"

"幼崽……"

"嗯?"

"不,没什么,鸣人就麻烦你了。"

然后,恩奇都长达十多年的照顾鸣人的生活要开始了。

"虽然很喜欢幼崽,但是照顾人类的幼崽还是第一次呢,和动物完全不一样啊……"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