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姬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9

鸣人要上学了,去忍者学校,为了成为一名忍者而努力。


恩奇都很早起床,做了早饭,买了牛奶,摆好盘,完美,时间刚刚好,"鸣人,起床了!今天开始要去上学啦~"


"我起来了!"


"快点刷牙洗脸,来吃早饭了——"


"嗨~"


换好衣服,穿上鞋子,"我出门了~"


"走吧~"恩奇都拉起了鸣人的小手,走向了学校。


"恩奇都哥哥。"鸣人扬起了头。


"嗯?怎么了?"


"不穿鞋子吗?"


"不穿啊。"


"为什么?会着凉的!"


"我不会啊?不过鸣人不行啊,因为会感冒,所以,鸣人必须穿鞋子!"


"为什么恩奇都哥哥可以不穿?"


"因为我不会感冒啊。"恩奇都笑眯眯的回答鸣人,"好了,到学校了。"


恩奇都带着鸣人办好了手续,然后拉着鸣人等火影的发言,这是每年忍者学校开学火影都要做的事情。借着平时关系好的家长的照顾,恩奇都带着鸣人站到了最前面。


水门出来了,金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很美。让恩奇都不禁想起来吉尔伽美什,"吉尔……"他喃喃道。


鸣人抬起头看他,恩奇都摸了摸鸣人的头,让他看向水门。


不知不觉中,在这个世界已经6年了,吉尔在乌鲁克还好吗?一定成为了一个贤明的王了吧……以前一直在照顾鸣人没怎么想过他,现在,鸣人要上学了……一空下来思念就止不住的流露啊……真的……好像见他啊……


恩奇都无意识的扶上了脖子上的天之锁,只有这个是属于乌鲁克的……身上的衣服虽然和在乌鲁克时穿的一样,却是更加柔软的布料,恩奇都什么都没有从乌鲁克带到这个世界,唯一拥有的只有这个见证了他和吉尔伽美什羁绊的天之锁,有着女神的庇护,从而不会坏掉。

真是的……所以水门一开始就是打这样的主意么……想借着让我照顾鸣人,分散对吉尔思念的痛苦。


"真是的……"明明自己也很痛苦吧……在失去了玖辛奈以后。只是……恩奇都和水门都估计错了,吉尔伽美什和玖辛奈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到底有多沉重……那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任何人都无法理解或填补的裂缝。



乌鲁克


"恩奇都……"坐在王座上的金发赤眼的男人喃喃自语,"你离开我究竟有多久了呢……"

远方忽然有烟火升起,"来了吗……所谓的命运……人理烧却……在此之前……恩奇都本王想在梦里,再见你一次……"在即将到来的战争前,片刻小息,倒也是不错啊……


"好了,鸣人,接下来就自己一个人进去了,你和佐助一个班,要和佐助一起吗?"


"嗯!"


"富岳先生。"恩奇都朝富岳点了点头。


"恩奇都哥哥!"


"佐助,好久不见,恭喜入学,鸣人就交给你了~"


"嗯!交给我吧,笨蛋鸣人果然没有我就不行啊。"


"啊?明明是笨蛋佐助离不开我吧!"


"好好,进去吧~"恩奇都把鸣人和佐助推进了校门,"关系真好呢~"


"啊。"旁边的富岳应了一声。


"恩奇都。"


"水门,怎么了?"


"鸣人……"


"安啦,没事的。"


"嗯,也是啊……"


"今天回来吃饭吗?"


"回来的。"


"好的,我知道了~那么,我先回家了。"


"好的,对了,恩奇都。"


"嗯?"


"等过段时间,我想……"


"任务?"


"嗯,麻烦你了。"


"交给我吧,我说过的……"恩奇都渐渐走远,声音随风飘走,"我是兵器,请不要在意的,使用我到坏掉为止吧……"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