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姬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18


鸣人和佐助在外面通宵了。


佐助在早上回来了一次,鸣人没有,大概还在睡觉,不过反正对于恩奇都来说,这里的森林就像自己的后花园一样,并没有太担心,反而有心思准备早餐,去森林叫鸣人起来吃饭。


(哦呀?是那天的少年?……是个温柔的孩子呢。)


你有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吗?我有哦。


人啊,一但有想要保护的人就会变得强大,这就是忍者。


想要保护的人?我想保护所有曾经帮助过我的村民……吉尔?不,开什么玩笑,吉尔是不需要被保护的,因为吉尔是最强的……但是……有时候也是需要的吧……有的时候,就算是吉尔……

"哈啊……"心脏突然跳动的很快,"吉尔?"


恩奇都开始有点慌张,但很快,心跳又渐渐平静了下来。

『但是……这份心慌是什么……』

恩奇都皱了皱眉,压下了心中的不安,向鸣人走去。


"鸣人。"


"恩奇都哥哥!"


"刚刚在和谁说话呢?给,早饭。"


"是一个好看的大姐姐!哦,肚子饿死啦。"


"嗯,我想也是,毕竟修炼了一个晚上,要好好补给能量才行。"


"哦!"


"今天也要继续修炼吗?"


"嗯!我已经能爬一半的路程了!"


"那可真是厉害,加油。"恩奇都收拾好餐具,"一会儿佐助吃完饭就来。我先回去了。"

"嗯!路上小心~"


然后鸣人就目送着再一次身边围满了小动物的恩奇都走了回去。


"说起来,恩奇都哥哥比大姐姐更好看啊……"鸣人不禁小声感叹了一句。


"好看的大姐姐么……噗,鸣人,那是,男孩子啊。"恩奇都笑了笑,不禁想起了第一次遇到卡卡西的时候,"那可真是……一团糟啊……"

然后走向了屋子,却在门口倒了下来……


"恩奇都桑!"意识最后停留在小樱的尖叫声中。


一片黑暗中,恩奇都醒了过来,入眼是一片红色。


"这是……血……"然后明显的发现金固的灵魂陷入了沉睡。

草草整理了一下金固的记忆就跑了起来。


"得先离开这里才行。啊啊,身体被开了一个大洞呢……就算是机器没有了动力源也是动不起来的啊……" 跌跌撞撞的跑到了最近的山坡。血把白色的衣服染红。"到此……为止了么……"很快意识再次被金固所主导。


"这里就是……天之丘……简直像个笨蛋……"


金固自顾自的嘲笑起了自己,"在临终之时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这具身体鲜明记忆的地方……第一次,获得友人的……誓言之丘"


"毫无意义……无论是这里,还是我自己……如果能停止机能就好了……最初开始我就毫无归宿……我,只是……是一个冒牌货罢了……"


"你在干什么,还不快站起来。"


然后,他们再一次看到了……那个金色的王。


"真是的。今晚再忙也得有个限度啊!好不容易放松一下却落到这个下场。本王就先放过你不像话的到处撒鲜血,并屈膝下跪的行为吧。但是!不允许暴尸于此。立刻站起来消失吧,只要这样便不怪罪于你。"


"啊……啊……"


『啊啊……吉尔……抱歉啊……现在你肯定忙得不可开交没有时间休息吧……对不起了……但是……』


"怎么?站不起来吗?这样还算被称作诸神最高杰作的家伙吗。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胸口居然被开了一个大洞啊,就算大意也该有个限度吧。"


"在,那里,神气,什么……"金固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太痛了啊……毕竟,就算是天之锁,这样的损害已经快要命了吧……』


"可,恶……!居然,被你……被你这种家伙,看到这样……"


"……哼。说起来本王好像多了这种东西。"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口不对心啊,吉尔。』


"什么?诶诶?"


"嚯?居然将乌鲁克的大杯当做心脏么?看来乌鲁克的大杯还是有点用处的。"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我……不是他啊!我是你的敌人!是提亚马特创造的存在!不是你的恩奇都……只是……只是放入了不同心脏的……人偶而已……!"


"蠢货。"金发的王如此训斥。


"没错,你确实不是恩奇都,想必是在他身体里面的其他人吧。"


『啊啊……被吉尔骂了呢……』


"但是,即便如此,你仍是本王庇护的……不,友爱的对象啊!"


金固陷入了沉默。


『友爱的对象么……谢谢你,吉尔……对不起,吉尔……』


"不说明白你就听不懂吗,你个大蠢材!就算内心不同,灵魂相异!你的身躯,仍是这地上唯一的天之锁!"


『只是因为是身体吗?不,不对吧。』


"……哼。那家伙总是坚持自己是兵器。"


『是的,我是兵器,是诸神所创造的天之锁,但我为吉尔所用……』


"假如模仿他的说法,那本王会担心你也是理所当然。毕竟,你就像本王过去最为信赖的兵器的后续机体般的存在!偏袒一下有何不好!"


『啊啊,是这样吗……谢谢你,吉尔,你知道成为了一个好王呢……真是的,吉尔这样话多的时候还真是少见呢……』


"再见了,金固,世界就要末日了。你大可随心所欲。"


"等等,我不明白……你这话,是什么……"


金发的王转身离开,金固急急忙忙的叫住他。


王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本王是说,却做你真正想做的事即可,无关母亲与出生背景。就像过去的本王和那家伙一样。虽然你表示失去了一切,但是别搞笑了。你还留有那份自由。若想停止心脏的跳动,那也等之后再说吧。"


声音越来越小,然后消失不见,只留下了这么一段话。


"——事到如今——还说什么呢……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应该完成的任务。"金固低着头喃喃自语。


『不,金固,有的啊……』


"啊啊,确实还有一件事呢。"


"就让我,最后,再帮你们一把吧。"


『这是我们能帮吉尔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提亚马特神攻了过来,她毫不犹豫的像乌鲁克前进着,然后发出了进攻。


恩奇都和金固看到了,那个王的身姿,站在高塔上,指绘着人们进攻提亚马特。那是独属于人类的智慧啊……


"最后,再帮助你一次吧……唤醒的乃是星之吐息。我将与人类并肩向前。因此……世人啊,翼以锁系神明『Enuma Elish』!"


巨大的锁链把提亚马特锁了起来。


"前辈!是金固桑!"


『我是天之锁,是神代诸神所创造的最强兵器,只要是神,哪怕是提亚马特,也锁给你看看!吉尔,你看到了吗?我们成功了,也失败了……提亚马特果然很厉害啊……』


咔哒,锁链被提亚马特挣开,然后……断了……


恩奇都和金固用残存的意识见证了……


那是奇迹,是伟业,人类成功的保护了人理,提亚马特被打倒了。


『所以我才喜欢人类啊……吉尔也是吧,不然不会这么爱惜自己的乌鲁克的。』


最后的意识也消散了……



再次睁眼时,却看到了小樱担心的眼睛,"太好了,恩奇都桑你醒了!"


"我睡了多久?小樱。"


"也就一天。突然之间,怎么了?"


"不,没什么。不过也差不多了啊。"


"差不多?"


"再不斩要来了。做好决战的准备吧。大概就在明天。"


"是!"


当恩奇都来到火影

我是漩涡鸣人,今年四岁了。我的爸爸是四代目火影!超帅气的!对吧!虽然因为火影的工作很忙,没有什么时间回家,但是爸爸是很爱我的。


你问我是怎么长大的?我是恩奇都哥哥带大的,我听说我妈妈在我一岁的时候离开了人世,恩奇都哥哥告诉我,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雪下的很大,像是在为妈妈哭泣。但是恩奇都哥哥说,妈妈走的很安详很快乐,因为我第一次说话是叫了妈妈,但是我完全没有印象……恩奇都哥哥说,那是因为鸣人还小,所以才没有印象,却又说,人一旦经历过什么事情就绝对不会忘记,虽然没有印象但是一定会想起来。什么啊……太复杂了,完全没有明白啦……


但是爸爸告诉我,说,不要为难你的恩奇都哥哥了,恩奇都哥哥不懂感情,而且,这种事情也解释不清楚,连爸爸都这么说了,那好吧~_~没办法,谁让鸣人是要未来成为火影的人呢!


不过,恩奇都哥哥真的不擅长照顾人呢……不过却意外的很受欢迎呢?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不过我也很喜欢恩奇都哥哥就是了~爸爸说我这么惊讶是不行的,如果看到恩奇都哥哥去到森林里面我会更加惊讶的!诶?!完全想象不到啊……


我还有一个幼驯染叫宇智波佐助。我告诉你哦,佐助他啊——超傲娇的!恩奇都哥哥说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当年吉尔也是这样的。

啊嘞?吉尔是谁?我问恩奇都哥哥,恩奇都哥哥总是会看向远方,然后沉默不语。


后来我问了爸爸,爸爸说,那是恩奇都哥哥非常重要的人。


就像爸爸一样?


是的,甚至更加浓烈,那是……爱啊……

爱?


嗯,鸣人还小,长大以后一定会明白的,但是,恩奇都哥哥不懂,那是神在创造他的时候,没有放入感情认知的系统,恩奇都是这么说的,所以,鸣人要多体谅一下你的恩奇都哥哥,以后教会他什么是爱,好吗?


嗯!就交给鸣人吧!


我现在的生活很幸福!有爱我的爸爸,虽然笨拙却细心照顾我的恩奇都哥哥和傲娇的佐助!鸣人最喜欢大家了!今后的生活也一定会继续幸福下去的!



"噗……好可爱……"


"恩奇都哥哥!"


"但是鸣人真的很可爱啊~"


"唔……"


"好了^0^~"鸣人摸了摸鸣人的小脑袋,"该吃晚饭了,听说水门爸爸今天回来吃呢~"


"真的?!"


"真的~哦呀,他回来了。"


门被打开,"我回来了,鸣人,恩奇都。"


"欢迎回家。"恩奇都笑了笑,说的很温柔。


"爸爸,欢迎回家!"


"今天在幼儿园有没有好好听话啊?鸣人。"


"嗯!我有很乖哦!"


"鸣人真棒!"水门摸了摸鸣人的小脑袋,"洗洗手,快点准备吃饭吧~"


"嗨~"


关于亚瑟是不是女装大佬的后续的后续

关于旧金剑

是亚瑟是不是女装大佬的后续的后续


不要在意细节,总之,看就对了


关于亚瑟是不是女装大佬和其后续,看评论链接


非常沙雕的小段子


那么,开始吧~


1

关于求婚

“saber哟,把剑放下,成为我的妻子吧!”

“哈?”有那么一瞬间,亚瑟以为自己回到了生前穿女装度日被邻国国王求婚的日子。亚瑟在生前是以女性身份示人的,被男性求婚的时候不在少数,虽然最后也是娶了一个男性政治联婚就是了,但是现在的亚瑟是男装,而且也确确实实是男性。

acher难道瞎了?不,这么想都不可能吧……那可是acher啊……

“开什么……!”玩笑……亚瑟吓得后半句卡喉咙。不知道什么时候,金闪闪的脸近在眼前,好近!亚瑟一脸错愕+震惊

切嗣一出来就看见acher背对着他,而自己的saber一脸震惊的样子。

这是……亲上了?!这个世界果然有哪里不对劲!

然而并没有亲上去,但是,在切嗣刚刚吐槽完的时候,就真的亲上了!

……亲上了

……上了

……了

因为金闪闪看亚瑟半天不回答,就默认是同意了。

还未等亚瑟挣扎几下,便被天之锁捆了个结实,动弹不得。

“唔……哈……”吉尔伽美什就近在眼前,其实仔细看看,acher长得也蛮好看的,亚瑟这样想着,不对!为什么我要在这种情况下想这种事情啊!

像是察觉到了亚瑟的不专心,吉尔伽美什吻的更过分了,“嗯……”听着亚瑟挣扎着,拼命忍耐而流出来的断断续续的余音,吉尔伽美什愉悦的眯了眯他的红眸。

至于切嗣,大概是全程看呆,傻了。

第四次圣杯战争就以这样的形式结束了。

你说圣杯?不知道,大概是被金闪闪拿去喝酒了吧。


关于亚瑟被金闪闪追到手以后的事情

“吉尔,这么突然想到到海边玩了?而且还特地跑到夏威夷。”

“本王抽奖抽到了夏威夷三日游啊。”

黄金率A……如果我也有的话……不列颠在最后的时刻,说不定能更加……平静的度过吧……

都是美男子,随便一站就能吸引众多女孩子的目光与尖叫。听着周围嘈杂的尖叫声,吉尔伽美什有点不爽,“啧!”他拉过亚瑟,亲了下去。

“呀啊啊啊——!”是腐女们淫/荡的尖叫声。

“吉尔!”吉尔伽美什看见亚瑟娇瞪了他一眼,真可爱。

“来追我啊,亚瑟”吉尔伽美什跑了起来,“追不到的话——今晚就穿女装和我做怎么样~”

“好吧……”亚瑟有点无奈,却没有拒绝,因为拒绝只会被玩弄的更加过分,上次他已经经历过了。

“所以啊……为什么会跑到情侣酒店啊!”

“反正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和我做的吧。”吉尔伽美什把亚瑟扑倒在床上,亲吻,撩开了亚瑟胸前的衣服,“话说你没有追上我,所以~”吉尔伽美什从王财中拿出了一件衣服,是校园风的运动装,“穿上~话说,不许穿内裤哦~”

“吉尔!唔嗯……”

“我们可是有很多时间呢~把这里的房间和道具玩个遍怎么样~我的小~王~妃~”

“吉尔……哈……你,根本没有……哈啊……打算给我拒绝的……选择吧……”

“那是当然~”

所以你到底在骄傲些什么啊……亚瑟今天也对自己的恋人很无奈。


关于莫德雷德领养一事

“什么!你要领养这个杂修?!”

“嗯,因为,和莫德雷德(♂)很像嘛,虽然是女孩子,但是,我早就想要一个女孩子了。”亚瑟笑的一脸灿烂。

真是的,就是这个笑容,这样一来我不就没法拒绝了么……不过,不好好讨要一定利息可不行~

“可以。”当亚瑟还在震惊今天的吉尔怎么这么好说话的时候,吉尔伽美什上前把莫德雷德抱到沙发上,“让我们来好好谈一谈吧。”吉尔伽美什揽着亚瑟的腰,推着他走进卧室。“好了,亚瑟,在这里隔音效果很好哦,哪怕我们拿宝具对轰那个小崽子也听不到,就让我们好好谈↗一↘谈↗吧~”

“等等,吉尔……嗯……”


恩奇都终于满羁绊啦!撒花,小恩真爱

http://aertuoliya002.lofter.com/post/1f38f1ff_12e937289
这个是第一章
今天发的是第二章

主线火影,是恩奇都死去以后来到火影世界的故事,因为火影和fate我都很喜欢,然后突然就想,如果他们混在一起会怎么样,然后我最喜欢的就是恩奇都,也很萌恩奇都和金闪闪这对,所以大概就是一个突发奇想吧,然后恩奇都的cp是金闪闪,虽然金闪闪应该是全文掉线,但是他有一个时刻在帮他刷存在感的挚友,反正大家喜欢的话就来看看吧~

亚瑟是不是女装大佬的话题之后扯出来的事情

亚瑟是不是女装大佬呢?

忽然就纠结起了这个问题。。。
因为阿尔托莉雅是女孩子,然后梅林在那个世界里说男的,旧剑(亚瑟)的世界就反过来了。。。但是事情应该是一样的。。。所以就想:既然阿尔托莉雅是男装丽人那么反过来,亚瑟是不是就是女装大佬了?那桂妮薇儿是不是变成男的了?emmmmmmm……搞gay吗?